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京白癜风免费治疗好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05:24:2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京白癜风免费治疗好医院,北京一次治疗白癜风需要多少钱,滨州能治白癜风的药物,四川如何治好白癜风,江苏白癜风会遗传么,德州白癜风好治吗,河北能否治愈白癜风

原标题:踏云追熊记

  本集照片的作者是前皇家空军飞行员尼克·安德森,他曾在冷战中驾驶“鬼怪”FGR2战斗机执行过快速反应警戒任务(QRA),多次空中拦截苏联的图-95“熊”式战略轰炸机,并拍下许多精彩的细节照片……

1、作为皇家空军第43中队的一名菜鸟飞行员,与许多老司机待在一起感觉压力很大,但我还是很高兴自己的姓名能被喷在机鼻侧面。我的导航员,富有耐心的托尼·鲍恩教给了我许多新经验。

2、我在检查机翼折叠机构。在“鬼怪”服役早期,我们能在座舱里控制机翼折起,这非常有趣,我们经常在女空中交通管制员面前挥舞机翼,在滑过时向她致意!因为这样做比把空中加油探管伸来缩去文雅得多。

3、由于没有加固机堡,第43战斗机中队的“鬼怪”在停机坪上排成一队。其中一些飞机的垂尾顶部还没有装上雷达警报接收机盒子。一名地勤正在一架快速反应警报飞机前忙碌着,准备让它进入待命状态。

4、在我们前往塞浦路斯的阿卡罗提利空军基地途中,第57中队的“胜利者”加油机为我们进行空中加油。从苏格兰到塞浦路斯,一路上要经历几次空中加油。为了打发漫长的飞行时间,我们常常在膝板上玩海战游戏。我们总是在空中加油时赌需要多长时间,输的最多的人在降落后请喝啤酒。

5、与锥套对接开始加油。我们一直认为锥套和探管系统比美国空军的硬管系统更简单,我们可以同时为多架飞机加油,而且这种系统更廉价。

6、这是我在一次QRA任务中拦截“熊”。我们挂载了4枚AIM-7“麻雀”和4枚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外加两个机翼副油箱和一个机腹大型副油箱。

7、坐在导弹装弹机上接受消防车的喷洒,是庆祝旅途结束的一个小仪式。

8、我的座机变成了一颗“圣诞树”,人们这样称呼出现了重大机械故障的飞机,然后这架飞机的零件会被“掠夺”以维持其他飞机的正常飞行,而它则成了机库女王。

9、这是在庆祝我佩戴上了1000飞行小时的“鬼怪”徽章,虽然这小时数与航空公司飞行员相比并不是很多,但是我们的每次飞行都可能是作战飞行,所以很难对两者进行比较。

10、科宁斯比基地的“鬼怪”FGR2,此时我已经当上了这里的武器教官。

11、科宁斯比基地的设施很完善,有加固机堡。而我们在苏格兰仍在用二战时期分散掩体。

12、我们很幸运成为与全新“三星”加油机对接的第一架作战飞机。稍后科宁斯比基地的指挥官驾驶全新“狂风”战斗机降落,显得很愤怒,因为我们在空中击败了他!

13、“三星”除了能空中加油外,还能运输我们中队的所有地面人员和辅助设备。但这种飞机受机腹锥套所限,无法为多架飞机同时加油。

14、这是我们到约维尔顿皇家海军航空站与“海鹞”战斗机对抗训练时的留影。“海鹞”被我们打得无力招架,真是一次难得的训练机会。

15、新的“三星”加油机虽然有两根软管,但都安装在机腹,严重限制了加油能力。我们在加油机机腹指示灯的示意下进入加油位置同时保持无线电静默,琥珀色指示灯亮起就表示可以对接了。

16、与锥套对接后绿色指示灯亮起,表示正在传输燃油。

17、在苏格兰北部拦截一架“熊”,可能是一架“熊G”,我们加入来自冰岛的美国空军“黑骑士”F-4E以及两架美国海军的F-4的编队中。我们习惯于在作战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在必要时才通话。但我们美国朋友很兴奋,在图-95旁边编好队让我们拍下来,并给了地址,好让我们把照片寄过去!

18、我们在拦截中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拍下对方的起落架舱门号,好让情报人员跟踪苏联飞机的动向。在白天这样做很容易,但在夜间那时还没有夜视镜,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于是我们飞在“熊”的机腹下方,用闪烁的红色防撞灯照亮舱门,让导航员吃力地分辨出编号。如果光线仍然不足,我们就会打开加力,让他在加速中看见编号。我不知道图-95的飞行员对我们的折腾怎么看!

19、情报拍照是双向的,我们拍苏联飞机,他们也在忙着拍我们。不过我们至少有台方便的小尼康,而不是苏联机组使用的那台巨大相机!

20、一般情况下不会动用两架战斗机拦截同一只“熊”,出现这种场面的一种可能就是两架战斗机正在换班。这张照片就是我们在交接期间拍的。

21、伊尔-18“黑鸭”是难得一见的飞机,我只拦截过一次。这种飞机就像公鸡下蛋一样罕见,所以我们对它非常感兴趣。

22、“黑鸭”是一种电子信号情报收集飞机,没有武器,机身上有很多有趣的鼓包。

23、这是“黑鸭”的独木舟形侧视雷达,也是我们的重点拍摄对象。

24、这可能是一架“熊G”,也可能是架“熊H”……不好意思我已经记不清它们的区别了!

25、我们大部分的拦截都发生在高空,并持续保持高空飞行,只少数会在海平面进行,此时我们可能会遇见苏联飞机在部署声纳浮标或者骚扰北约舰队。

26、我们有时会在“熊”的翼尖外侧编队飞行,不过更容易的编队方式是待在“熊”的尾部。因为苏联飞行员如果决定大幅压坡,那么翼尖就会快速移动,让我们很难跟上。

27、我们看到识别指南上没有的新特征时,就会努力拍一些细节照片。拍这张照片前,导航员向我保证这架飞机上有前所未见的新特征,需要我做个桶滚飞到“熊”的上方拍照。在高空驾驶笨重的F-4做这个机动可不容易,我只想着尝试一下,结果很高兴让后座拍到了他想要的照片!

28、我们接近时常常被“熊”的尾炮雷达锁定,不过他们从不把枪管指向我们!

29、我们遇到最多的是“熊D”,在我服役初期,D型和F型比较常见,后来更先进的图-95改型出现地越来越频繁了。

30、我们在座舱里也能感觉到“熊”的巨大的3.66米直径同轴反转螺旋桨交错时产生的空气振动。

31、我一直在想,坐在图-95的透明机鼻中看到的景色一定很壮观。

32、这架“熊”的舱门编号和我们的中队编号相同,都是43!

33、我们一直在努力拍摄最高质量的照片,以防情报人员想要数一下一架“熊”到底有几个铆钉!

34、踏云追熊的日子总是令人如此难忘。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平泉白癜风医院